首页 >网文推荐 > 八仙秘辛-第八回:明病症徒儿生火气 溯根源师父吐实情

八仙秘辛-第八回:明病症徒儿生火气 溯根源师父吐实情 门票购买

再度进入道藏阆苑,他直接去寻找《仙芝本草》,很快就在东字栏找到,一番阅读之下,不由得气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撕碎师父吃了他的心都有。上面明明记载,千年何首乌,精华萃聚,天材地宝,可遇不可求也。即使遇之,亦非深明机窍者不能采之。健身壮体、滋阴壮阳、有洗髓换骨之效。用法须谨慎,每日五钱,连食七日后止。七日后可再食……而自己上来就是一顿猛啃,什么五钱,几十个五钱也有了!怪不得自己会那样。钟离这老杂毛到底什么意思,这不是摆明害人吗!
要找钟离老道算账的念头顿时不可抑制,当下大喊大叫,要钟离道人把自己从梦境拉回。
钟离道人仿佛根本不知道这回事儿,一本正经劝说吕洞宾,要他不能浮躁,要脚踏实地,勤于学、慎于言、笃于行,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;要珍惜光阴,一寸光阴一寸金,寸金难买寸光阴……
吕洞宾只气得老血都要喷出来,心里把老杂毛骂了无数遍。但是没有办法,他如今正处于黄粱梦中,不知道怎样才能出得去。他商议老道,说师父,我有要事相商,请你放我出梦好不好?
钟离道人义正辞严,说当前什么事最重要?你抓紧学习,丰富道法知识最重要,其他都无所谓。
吕洞宾无奈,不无恨恨问,那我什么时候能出去?
钟离道人说五个时辰自然就解梦了,随即告诉他说出梦后不用管他,他要上山继续采药。
吕洞宾心中明镜也似,老道这是在躲自己,越发气愤起来。心想你逃得了初一,逃得了十五吗?到时算总账!
生气没用,不如读书,最终说不得平复了一下心绪,继续阅读起来。
一梦醒来,老道果然不在,石桌上放着热好的馒头,还有一碗野蔬腌制的咸菜,一摊清冽的泉水。老道明显这是在讨好,可是他始终难消心中这口气。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养护,他已经可以做简单的动作,自己动手喝水吃饭都没问题。
吃完饭后,他坚持坐起来,运用老道传授的法门进行打坐,可是心里总象塞了乱草,毛躁躁的,怎么也静不下来。看着洞外天光照在石壁上,清幽明亮,听着外边鸟语啾啾,时不时夹杂一两声野兽的吼叫,再难抗拒外边的诱惑,忍着痛楚,手脚并用,挪到了洞外。
外面天光明亮,乍一出来,让久在洞中蜗居的他十分不适应,感觉光线刺眼,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。
凭高远望,天幕湛蓝,云淡风轻。太阳还未升起,东边群山之上的天空,色彩斑斓。霞光璀璨,美不胜收。
四面山环如屏,大片白色的山崖、碧绿的青松互相因借,相得益彰,令人赏心悦目。
位于西南有一处巨大的山崖,一道瀑布飞流直下,好不壮观,冲入底下深潭的轰鸣声隐隐传来。
凉爽的空气中飘荡着草木特有的清鲜味道,沁人心脾。
各种飞禽或钻出树梢,或隐身林间,呼朋唤友,同声相求。
置身这样的环境,身心便想融化在这里,哪里还有什么忧愁烦恼、世俗名利。吕洞宾心旷神怡,不由得醉了。
一整天不见钟离道人的影子,眼见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他不禁有些担心,唯恐出什么事儿。因为通过阅读道藏阆苑的书籍知道,象华山这样的名山大川,潜藏着各种精怪,它们有善有恶,许多修为强横,一般修行人士都难对抗。钟离道人采集的大都是极其名贵的药材,这类药材往往被某些精怪妖兽看守,想要得到,就必须过它们这一关,充满风险。
好在没用吕洞宾担心多久,这家伙就回来了,但是行色匆匆,似乎很忙的样子,没和吕洞宾说几句话,就进入灶间做饭。
吃饭的时候吕洞宾问他今夜还出去吗?
钟离道人说当然,有意无意躲避吕洞宾的目光。
吕洞宾说我的身体好多了,你不用这么照顾,做饭什么的我可以自己来。
钟离道人很高兴,说你好好养护,身体受到千年何首乌这一大补,以后修行事半功倍。
吕洞宾连声感谢,不住奉承。
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。
钟离道人听着吕洞宾的阿谀吹捧,小眼都眯了起来,再没有一点儿戒心。
“师父啊——”吕洞宾放下筷子,不动声色道:“你说这何首乌能大补,它有没有个使用剂量?”
钟离道人脸色大变,慌忙起身,结巴道,我还得赶快进山,不能耽误了!
吕洞宾抓住他不放,拿起剩下的半块何首乌,说师父,您老辛苦了,请接收徒儿一片心意,把这千年何首乌吃了大补一下。
钟离道人嘻嘻笑道,谢谢徒儿关心。拿过何首乌吃了一口,随即放下。
吕洞宾瞪眼看着他,说继续吃呀!把这半块都吃了。
钟离道人大义凛然道,我哪能这么饕餮,这是专门为徒儿你准备的,以后你慢慢享用。
吕洞宾白了钟离道人一眼,说行了师父,你差点儿没害死我知道吗?
钟离道人小心翼翼地看着吕洞宾,说你看到服用说明了?
一听这话,吕洞宾想到自己所遭受生不如死的痛苦,差点儿就跳起来,声音陡然拔高了八度,说师父,人家《仙芝百草》上面说得清楚,你非得让我一下吃那么多,这不是成心害我吗?你这徒弟我不干了。
钟离道人连连温声抚慰,说就是疏忽了,绝没有害他的意思。
吕洞宾不依不饶,说那你解释一下为什么?
钟离道人不住搓手,表情十分不自然。
吕洞宾继续施加压力,说你是不是想拿我当小狗、小猫、小兔一样,对剂量做试验?
钟离道人急急摆手,说你这是说什么话?唉,实话对你说了吧,这本《仙芝百草》我没认真看过。
吕洞宾说这就奇怪了,你不是说那道藏阆苑的书籍你全都背在脑子里了吗?
钟离道人尴尬笑笑,说就这本,就这本没背。
吕洞宾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钟离道人,久久不语。
钟离道人被他瞧得发毛,说小宾子,不要这么崇拜师父好不好?
吕洞宾没有接他的话茬,而是自顾道:至人潜行不窒,蹈火不热,行乎万物之上而不傈。请问何至于此? 
钟离道人装痴卖傻,说没事背什么书?说到背书,你比得上师父?
吕洞宾差点儿被他逗笑了,这时候还倒驴不倒架,请君入瓮说徒弟要以师父为榜样,背遍天下书籍。这一片《庄子 达生》徒弟忘了下边的文字,请师父提醒。
钟离道人干咳两声,语重心长教导他,徒弟啊,不是我说你,遇到这种情况怎能让师父提醒呢?我若是轻易告诉了你,你印象就不会深,所以还是自己去查找吧。
吕洞宾不去和他争辩,而是拿起那块千年何首乌,语气坚定说,师父,要吗你就背出下边的文字,要么你就把这千年何首乌吃下去。
钟离道人五官苦成一团,见吕洞宾紧盯着自己,知道这事躲不过去,不得已坦白道,小宾子,你也不用逼师父了。师父这辈子干什么都没问题,就是对读书不行,看见那些个文字就头疼,我说背诵了道藏十万部说实话是骗你的。
事到临头,吕洞宾反倒没有了出气的心情,语气诚恳道,师父,你老寡人有疾,在外人面前装装有情可原,在徒弟面前用不着吧?
钟离道人讪讪道,我这不是维护师道尊严嘛!好了小宾子,关于服食千年何首乌这件事我向你道歉,实在对不起。
吕洞宾摇摇头,说师父,你不要这样说,我知道,象这种天材地宝,本身通灵,而且一定被其他精怪紧盯着,想要获取,千难万难,你为了徒弟的前程,不惜冒险进山采挖,小宾子感激不尽。
钟离道人哈哈大笑,连夸好徒儿。说以后我在你面前再也不装模作样了,不过你可不能瞧师父不起。
吕洞宾连忙道,我怎么能瞧不起师父呢!您老是正阳真人,修行界大名鼎鼎,文武全才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三教九流无所不通……
钟离道人笑得打跌,指着吕洞宾说不出话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