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网文推荐 > 八仙秘辛-第五回 一心求道栖古洞 百鬼夜哭话当年

八仙秘辛-第五回 一心求道栖古洞 百鬼夜哭话当年 门票购买

钟离道人带着吕洞宾在乱石杂树间手脚并用,向山谷深处进发,不一会儿就是一身臭汗。就在吕洞宾要坚持不住的时候,钟离道人停住脚步,说到了。
吕洞宾抬目观瞧,发现身周乱石杂布,大小不一,无数高大的椴树、栎树、榆树,树冠分张,交错相接,遮蔽天空。正前方则是一面直通山顶的宽阔摩崖,就象一道巨大的石瀑布自上而下直冲下来,雄伟险峻。
钟离道人伸手向上斜指摩崖,说你看那儿。
吕洞宾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只见大约三层楼高的地方向外生出一处巨大的突出。他问钟离道人什么意思。
钟离道人说那就是今后三年你面壁修行悟道的地方。
吕洞宾打量着眼前的摩崖,但见上下几乎垂直,并且崖面平顺,很少有攀爬落脚借力的地方,除非具备壁虎的本事,否则休想上去。
他疑惑地看着钟离道人,说师父,这怎么上得去啊。
钟离道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吕洞宾,说来,我给你松松筋骨就上去了。
吕洞宾忍不住一乐,说师父你真逗。
钟离道人一脸嫌弃地看着吕洞宾,说你小子就是一井底之蛙,没见过天……说话间突然上前一手抓住他的颈项,一手托住他的屁股,喝了声“嘿”,吕洞宾但觉一股巨力生出,把自己直向斜上方送去。风声呼呼,他的心莫名就提了起来,禁不住哎哟叫了一声。
一阵腾云驾雾的感觉,随即就感到脚下一实,踩到了硬地上。迎面竟是一座石窟,乍一看黑洞洞的,不知有多深。转过身来,不禁吓了一跳,原来自己正站在悬崖的边缘。往下一看,下临无地,山风猎猎,刮得整个悬崖似乎都在晃动,令人不禁胆战心寒。却见钟离道人骤然身形拔起,宛如一只大鸟直往上蹿,力气将尽时,脚尖就在摩崖上一点,随即又蹿起,根本不象一个胖子的动作。
钟离道人一会儿就飞蹿上来,见到吕洞宾目瞪口呆、矫舌难下的样子,用手戳了他一下,说怎么了,丢魂了?
吕洞宾深吸一口气,说师父,你真不是盖的,这本事我服了。
钟离道人一声呵呵,说这算什么本事,雕虫小技而已,你没见过我移山填海、拿星摘月……一边自吹自擂,一边带着吕洞宾向石窟里走去。
原来这石窟并不太深,大约二十几步的样子就到了尽头,透过外边的光线可以看到里面的空间大约有一间房子那么大,地上摆置着几块岩石,好似一张桌子两只凳子。靠内壁有一条长石,不知是从外面搬进来的还是天生而成。
钟离道人进来后,径直向那条长石走去,翻身躺上去,嘴里发出舒服的感叹词。
吕洞宾眉头皱起,问道,师父我俩都住在这儿?
钟离道人丢给他一块烤饼,说先填饱肚子再说。
二人吃完烤饼,填饱肚子,又喝了些水,疲累的感觉顿时去了大半。钟离道人才告诉吕洞宾,说这座石窟是专门给他悟道准备的,自己并不住在这里,希望他用三年时间能够达到道法的登堂境界,然后入世红尘炼心,积累外功,完成劫数。
吕洞宾回想起自己眼下的一系列经历,京城赶考,茶肆被骗,道人出现,黄粱一梦,皈依道门,华山修道,心中可谓五味杂陈。他不是笨人,相反天资颖悟,思维敏捷,见微知著,他一脸严肃地问钟离道人,自己是不是早就被注意到了,所谓的巧合不过是借口而已。得到确定回答后,他问出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疑问,为什么?
钟离道人眯眯着眼,长久不语,最后才谨慎道,因为你来历不凡。
吕洞宾眉毛一挑,说那我是什么来历?
钟离道人摆摆手,说这我也不知道,日后你自会明白。
吕洞宾说我俩素不相识,你怎么会偏偏找上我?
钟离道人释然一笑,说你脖子上是不是戴着一粒琥珀?
吕洞宾不禁一惊,他确实有一粒琥珀用红绳拴着挂在脖子上,不过这事儿十分隐秘。自父母过世,只有自己知道。他伸手从怀里掏出来,说不错,就在这里。
钟离道人问,你知道这是从哪里来的吗?
吕洞宾恍然大悟,禁不住提高了声音,说你……就是当初那位道人!
钟离道人点点头,说你明白了?你出生那天夜晚,百鬼夜哭,阴魂不散,好是凶险,师父我古道热肠,慈悲为怀,岂可不救?豁上老命与百鬼相搏。那真是血雨腥风,生死一线,师父我耗尽平生修为,所有法宝都用上,方才保住了你的小命。这粒琥珀就是那时给你的,驱妖避邪,十分有用,若不是它,你焉能活到现在?
吕洞宾反感道,师父,用着说得那么夸张吗?
钟离道人瞪大了小眼,说你不信?
吕洞宾淡淡道,凭师父你高深道法,玄妙神通,收拾几个小鬼,会那么费劲?
钟离道人一下愣住了,随即搔了搔头,说也是哈,不过不管怎么说,你的小命是我给保住的。
吕洞宾不再同他胡扯,认真端量起手中的琥珀来。以前他只知这东西是位道人赠送的,并没有当回事儿,也没仔细观察过。现在既然知道了来历,自然要好好看一看了。
这琥珀大拇指大小,扁圆形,橘红色,半透明,表面分布着水流一样的波纹,入手光滑,里面包裹着一只类似乌鸦的生物,很小,但翅膀、羽毛纤毫可见,甚至可以分辨出它紧闭的小眼睛。
这不知是几千万年的东西,天然带有一种久远的沧桑气息。相传琥珀是由虎的魂魄所凝结,对邪祟具有强烈的震慑作用。
钟离道人见他看得认真,就主动介绍说,这东西可是一位道门巨擘给我的,上面有天大机缘,融通之后,掀天揭地不在话下。若不是有缘,我是不会给你的。这也充分证明师父我心底无私天地宽,以这种心态修道,成就道果那是早晚的事……
吕洞宾对这不请自来的师父起先是尊重的,不过接触下来,发现这货根本不讲究什么师道尊严,尽由自己的性子,而且他的性子好象偏向猥琐一路。因此对他许多话姑且听之,却不十分相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