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网文推荐 > 八仙秘辛-第二回 书生一意折丹桂 道士无言煮黄粱

八仙秘辛-第二回 书生一意折丹桂 道士无言煮黄粱 门票购买

卢生又惊又喜,浑身如释重负,尽管不知其中究竟,毕竟摆脱尴尬才是当务之急。和道人一起出了茶肆,卢生一再表示感谢,问道人说素不相识,怎么肯如此相助。
这道人大约五十来岁,皮肤黧黑,最大的特点就是胖,上身穿着一件青色道袍,被肚子顶得绷起,让人担心随时都能开裂的样子。面如满月,两鬓到腮下都是又短又浓的毛发,头上简单扎了个道士髻,一对单眼皮小眼睛亮如秋水,仿佛能洞察一切。听了卢生的问话,满不在乎的摆摆手,说小意思,相逢即是缘,些须小忙,无足挂齿。
卢生见道士如此豪爽不拘,十分高兴,非要拉着到居处一诉。道士毫不矫情,爽快地跟着他去了。
两人来到卢生所在客栈的房间,坐下攀谈起来。
这道士复姓钟离,单名一个权字,字云房,号正阳子,居无定所,云游天下。他同卢生谈论起道家儒家意旨,言语中有很多玄奇的地方。卢生隐隐觉得熟悉,可怎么想也想不起在哪儿听过。
钟离道人劝他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功名利禄转眼而逝,哪里如养气辟谷,学那神仙养生,逍遥天地,自由自在。
卢生功名之心正炽,不以为然,说人生在世就应该积极进取,争取荣华富贵,成为人上之人。
钟离道人见说服不了卢生,就不再深谈,而是从背囊里取出一只长方形的物件和一些黄澄澄的小米,说卢老弟,想必你已经饿了,我这里有上等的蓬莱黄粱,对人身滋补大有好处。你且枕着这只枕头休息一会儿,等我把黄粱蒸熟,品尝一下。
卢生略有些奇怪,但也不疑有他,欣然听从,接过枕头。
枕头入手生凉,如同玉石一般。他道了一声“有劳”,便头挨着枕头躺下来。
很快倦意袭来,他的双眼抑不住就打起架来,朦胧朦胧中但见道人在淘米、洗净、下锅……渐渐不见了道人,自己头下的枕头倒出现一个水缸粗的洞穴,里面生出一股巨大的吸力把他一下吸了进去。
他打了个激灵一下醒了过来,屋里的钟离道士竟然不见了,倒是有一位妙龄女子正笑意盈盈地在看着自己,这女子正是此前在茶肆不告而别的那位崔姓女子。
卢生又惊又喜,急忙翻身坐起,抑制不住激动问,你怎么在这里?
崔女子皱了皱鼻子,说都怪我母亲,非得派人把我拉回家。
卢生问什么事儿那么着急。
女子面皮一红,露出羞赧之态,两手绕着指头低声说,还不是相亲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。
卢生一颗心陡地悬了起来,问,你已经许配人家了?
女子撅了一下嘴,说要是许配人家了我还来找你?
卢生高兴得一下跳了起来。
于是二人就私下互定了终身。
卢生得到崔小姐这样绝色女子的垂青,学习就更加努力了。
不觉就到了大考之日,卢生思如泉涌,妙笔生花,几项科目都是一挥而就。放榜之日,卢生还未出客栈,就听外面人声鼎沸,接着涌进一大帮人来,不光有有朝廷报捷的差役,崔小姐的父亲崔侍郎竟然也来到这里。原来卢生考卷对答出色,被几位房师一致通过,列为三甲状元。
接下来的事情让卢生简直眼花缭乱,目不暇给。
先是跨马游街,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接着崔侍郎为他和崔小姐举办了奢华的婚礼。洞房花烛夜、金榜题名时,人生如此,夫复何求!巨大的欢喜充斥卢生的心胸,让他几乎透不过气来。
一段时间过后,朝廷敕命下来,令卢生担任翰林侍讲一职。一年后,黄河水患,卢生主动请缨前去治理,大获成功,升监察御史。随后因各种机缘,官职不断晋升,最后竟成为节制一方的节度使,他的生活也进入一个位极人臣的状态。住的是王侯门第,穿的是绫罗绸缎,吃的是山珍海味,陪的是绝色佳人,权势熏天,一呼百应……
可是好景不长,突然有人御史联名告发他暗中勾结中官,意欲谋反。朝廷震怒,缇骑出动,抄家问罪。卢生自谓在劫难逃,彻底绝望,深悔不该用尽心力挤进这是非场,可惜已经难回头。看着一个个惊恐万状的家人,他不禁涕泪俱下,拉着夫人的手说,想当初我真不应该出来走这条路啊!我家里还有十来亩地,好好侍弄足够一年的费用,平平淡淡一辈子多好,哪里会遭遇这样的事啊!懊恼之下,拔出宝剑就要自刎,幸亏被夫人拦下。
值得庆幸的是,事情后来发生转机,案子被侦破,证明卢生实属冤枉,朝廷予以平反。此后,卢生又以功勋晋升国公。可是,他始终不能忘记这次事故,时刻生活在惶恐之中……在他七十三岁的时候,突然一病不起,自知大限将至,只是对眼前的荣华富贵说不出的留恋,便用尽各种办法为自己延寿,可惜都没有用。黑白无常出现时,他心中千不甘、万不舍,翻来覆去,始终不愿咽下最后一口气,那种非人的折磨和痛苦不是经历的人是体会不到的。但最终还是改变不了宿命,魂魄带着无限怨念坠入黑暗……
黑暗无穷无尽,生前的荣华富贵带不走一丝一缕,他愤怒、恐慌、怯懦……各种负面情绪,最终集聚成一声嘶吼——呜嗷——
但觉身体一激灵,卢生突然如梦初醒,睁开眼,发现哪里还有无尽的黑暗,自己分明躺在客栈房间的炕上,灶上传来小米蒸煮的诱人香味。
钟离道人含笑看着自己,吟道:黄粱犹未熟,一梦到华胥。
卢生立刻意识到这道人绝非寻常,问你知道我的梦?
钟离道人呵呵一笑,说什么梦,人生一世不也就这样吗?
卢生顿时如醍醐灌顶,领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生命真谛,荣辱、得失、穷达、生死都被重新定义。他长吸一口气,对钟离道人深施一礼,说道长,多谢点化,我是一梦惊醒梦迷人,世间荣华富贵不过是水中月、镜中花,虚幻不实,我一味求取,实在用错了功夫。你能帮我指条明路吗?
钟离道人含笑点头,轻轻吐出两个字:长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