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网文推荐 > 八仙秘辛-第四十六回:张玄正心思叵测 陈道长仗义救人

八仙秘辛-第四十六回:张玄正心思叵测 陈道长仗义救人 门票购买

来人显然不是一般人物,令张玄正心有忌惮,不得停下动作。
“陈道兄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张玄正反问道,语气带着一股咄咄逼人之势。
吕洞宾浑身痛得打哆嗦,连眼睛都突突直跳,睁开来一片昏花,只有片片棉絮乱飞,其余什么也看不见,运动神气全力支持,这才渐渐看清:离着法坛不远,站着一个青衣道士,身材颀长,三缕长须,原来是此前见过的云林观陈道长。
陈道长镇定自若,毫不畏惧,正视张玄正,平静道:“张老大,这位小道友被邪佛精魂侵体,后患难测,不过这不是他的错,你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他,不觉得残忍吗?”
张玄正站在法坛上,居高临下看着陈道长,语气森严道:“陈抟,我这是钦天监办案,你最好不要干涉!”
陈道长面不改色,说张老大,钦天监办案一点问题没有,我前些日还不是受你差遣帮助打击弥勒教天微分庐吗!只是这位小道友实在无辜,你不能随便害他性命。
什么?
吕洞宾听到这话骇然而惊,张玄正布置的这一切竟是准备以牺牲自己为代价!
张玄正当然不承认,说陈道兄你说什么呢!怎么说钦天监也是朝廷衙门,怎么会草菅人命呢!你不要捕风捉影,自以为是了。
陈道长嘿嘿两声,说张老大,都不傻,说这个有意思吗?五行横逆夺煞阵是干什么用的,愚道也略知一二……
张玄正没有立刻接话,只是眯起眼睛看着陈道长,显得高深莫测。
陈道长避开他的目光,继续道,上天有好生之德,我辈体天行道,慈悲为怀……
张玄正眉宇间一股阴鸷之气越聚越浓,突然一摆手,说够了,本部用不着你来训教,我再重复一遍,本部这是钦天监办案,你不要胡乱干扰,否则治你妨碍公务之罪!
陈道长无可奈何地一摊手,说既然如此,你办你的案子,我走了。说完施施然向旁边走开。
吕洞宾急了,如果这陈道长离开,自己小命休矣!忙张口招呼他救命。
陈道长停住脚步,说小吕道友,你没听张主事说吗?他这是钦天监办案。你放心,钦天监乃是朝廷正规衙门,不会无故害人性命。我和你有缘,先回华阴府古风酒楼等着,你待配合张主事案子办完,回华阴府城我们见面再聊。
吕洞宾心思转得很快,立刻明白了陈道长的用意。他这一出面,再回去,就等于告诉张玄正自己是知情人,如果其人敢胡来,自己就会把真相宣扬出去,令其罪责难逃。
吕洞宾很明白,如果不是陈道长来这么一下,自己毫无疑问会被张玄正任意宰割,在这种情况下,自己死了也白死,因为没人知道。如此说来这张玄正半夜把自己领到这深山野岭来,也是早有蓄意,居心不良。
而陈道长,一个萍水相逢的道人,面对强权敢于挺身而出,保护弱者,不怕遭受报复,这种义举实在难得。他心中充满感激,一口答应。并强忍疼痛,质问张玄正道:张主事,陈道长说得是真的吗?你可不能这么办啊!我们都是道门中人,我师父正阳真人你认识吧?
张玄正一愣,说什么,你是正阳真人的徒弟?
吕洞宾说如假包换,我半年前拜的师父,一直在华山古洞修炼,前些日子到县城置办日用品,发现邪教妖人活动,就介入进来……
张玄正沉默不语,脸色阴晴不定。
吕洞宾心中尽管忐忑不安,但还是存着很大的希望,因为看到张玄正的表现,让他意识到,自己的师父钟离道人言行虽然有些不靠谱,在江湖上却有一定地位。
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张玄正,期待他放过自己。
张玄正却转过头,看着渐行渐远的陈道长,突然打了个呼哨。
吕洞宾心猛地一跳,莫名就感到浑身发冷,顿时生出一种不祥的感觉。随即便见到已经走到山谷边缘的陈道长好象遭受到什么攻击,迅速做出闪躲动作。
陈道长大声斥责张玄正,说张老大,你真TM不是人,连我也不放过!他的周围光华闪烁,倏来倏去,逼得他不得不一再闪躲。
吕洞宾顿时感到满嘴发苦,本来的希望刹那落空,而且情况更加危险。这张玄正显然铁了心要一条道走到黑,甚至不惜与陈道长为敌,杀人灭口!
他用力挣扎,冀图脱开人形木桩的限制,可是这人形木桩的包缚力量十分强大,令他根本动弹不得,只好放弃这种想法,无可奈何地望着陈道长,祈祷他能逢凶化吉,甚至大展神威,战胜张玄正,把自己顺势也救了。
陈道长此时手上已经多了一柄长剑,挥舞着应付几道神出鬼没光华的攻击。他边战边退,最后退到法坛附近,大声喊道:“张老大,你TM脑子让驴踢了吗?杀我灭口?赶紧收回这两个破烂符兵,不然我把它们都给料理了!”
吕洞宾这才发现,应该有两个符兵手持利剑攻击陈道长。尽管同样是符兵,但比起以前姓田的官差所御使的那种又厉害了好多,行动迅速,来去如电,利剑闪烁只见光华不见本体,虚空翻卷,风起云涌,似乎被斩破的样子。
陈道长则毫不慌乱,浑身毫光闪动,带动周围空间虚实不定,好似将整个空间为我所用,十分和谐地沟通了空冥中的神物,在身体周围形成一种神秘奇妙的区域,修行者称之为护身炁场,令对方快如闪电的利剑竟不能顺利切入,反而如刺中老牛筋一般,徒劳无功。
他的长剑更是光华吞吐,发出强烈的嗡嗡之声,所到之处,周围空间无不随着高频震颤,形成一幕幕雨滴景象。
两个符兵好象有意识,对此十分惧怕,每每躲闪不及。
这就有意思了,陈道长运功使身周形成的护身炁场,能有效抗击对方犀利的刺杀,而且即使刺中,速度也慢如蜗牛,有足够时间来化解。而他的长剑不得了,对两个符兵形成绝对尅制,不敢正对。偏偏陈道长经验丰富,眼光独到,似乎完全了解两个符兵的攻击套路,每每运剑进行抢前截击。如此一来,两个符兵尽管运动速度快得不可思议,可是面对克制又需要躲闪,这就形成一个十分怪诞的局面。两道利剑光华倏然而进,戛然而止,毫无征兆,毫无章法,让看着的人都替它们不舒服。
吕洞宾身子被禁锢在法坛上,离着陈道长有一段距离,但能感受到他施法空间变化的波及,对他的手段便有一种感同身受的体验。
说白了,陈道长的手段,无外乎利用本身神气沟通了虚空中的神物,产生各种变化,形成当下需要的功能手段。自己拥有神气,当然也可以做到,只是缺少实践而已。他用心体会,实在大受裨益,刹那竟有顿悟的感觉,觉得如果再遇上姓田那官差的符兵,自己学着运用这种手段,肯定不会象当初那么狼狈,甚至有可能战而胜之。
眼见陈道长占尽上风,他心中充满欢喜。
就在这时,突听张玄正出言道:“陈道长,好横的修为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