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网文推荐 > 八仙秘辛-第四十回:卧床静捋先前事 倚树遥窥眼下房

八仙秘辛-第四十回:卧床静捋先前事 倚树遥窥眼下房 门票购买

他回到房间躺在床上,试图仔细捋一下此前发生的一切。
云裳小姐显然因为自己的缘故才会到华阴镇东十八盘去寻找探访,不想被邪党盯上,而且很有可能就是曾经的那位书塾先生和医师搞的鬼,结果被劫化畜。如今已经得救,就不用过多关注了。
自己得到云裳小姐的信息后,立马前往营救,根本不顾现实情况,未免太冲动。如果不是机缘巧合,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死人!想起来实在有些恐怖。这种意气用事以后还是得注意。
小乌鸦来历神秘,它竟然能窥破化畜符,并且予以破解。还能克制婴灵,吸取婴灵精髓,当真令人意想不到。再发展下去,不知道还会有多少惊喜。
至于自己——虽然经过数次打击,但身体好象更加结实,丹田内的神气感应更加明显,搏斗技击能力也有很大的提高,不过现下有个隐忧,就是那佛使的精魂潜进自己的脑海,听张玄正的意思,这东西绝对是个重大隐患,如果不能消除,后果不堪设想。
他脑中搜索了一下所记忆书籍中有关这方面的知识,猜测应该和夺舍有关。
什么是夺舍?道家认为,人的个体是由魂和魄构成,魂构成“神”,魄构成“形”,只有形神兼备才成其为人。如果人失了魂,他就会空有其身,像个植物人一样;如果人失了魄,形体就会腐烂,魂无所依。但是有修为不凡的修行者可以将三魂修成元婴,一旦身体毁灭,元婴可以躲进他人身体中,同化融合这人的三魂,最终占有他的身体。
如果这样,自己可就危险了。不知道藏在意识海这东西什么时候发难,那时自己的身体就为人作嫁了。也不知道那龙虎山的道士也就是朝廷钦天监西北主事会有什么办法。他同陈道长施法把这些人送到这里来,本人却没有跟着,因为毕竟还是那些邪教团伙人员重要,向上司请功,关键在他们的供词、人证。
实在不行,就得找师父了。他——呃——不知道能不能行?
一会儿又想到刚才发生的事儿,那位差人着实恨人,把自己看得跟犯人一样。
想来想去,心中未免郁闷,本来觉得跳出红尘,就可清净无碍,没有一切烦恼,谁承想各种烦恼依然如影随形。
正自心烦意乱,小乌鸦不知什么时候飞进来,鼓噪道:“别胡思乱想了,赶紧练功!”
吕洞宾闷闷道:“练有个屁用,能把那佛使精魂给练出来啊?”
小乌鸦切了一声,说万一能呢!
吕洞宾顿时无话可说,说不得端正坐定,眼观鼻鼻观心行起大周天来。小乌鸦则十分高兴地站在他的肩膀上,不住吸收他呼出的气息。
不知不觉天就暗了下来,吕洞宾一番行功,精神大振,脑子也清醒了许多。吃过伙计送来的晚饭,忽然心烦意燥,始终难以安宁,总觉得好象哪里不对劲儿,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,禁不住在地上走来走去,头疼得很。
“小宾子,不要这样好不好?我头晕。”小乌鸦抗议道。
吕洞宾说你不要惹我,不知道我在想事吗?
“屁——”小乌鸦很不客气道,“你是在想人吧?”
“想什么人?”吕洞宾心不在焉随口问道。
“云裳小姐呗!还能是谁?”
吕洞宾“啊”的一声,脑子顿时开了窍,知道自己受什么困扰了。他顾不得解释,急急对小乌鸦道,你赶快——赶快找到云裳小姐的房间,看看她们有没有什么危险?
小乌鸦不悦道,你自己看呗,我早知道她们住在哪里,这就带你去!
吕洞宾说我不是让那门神官差给看着嘛。
小乌鸦嗤了一声,说那两个家伙早就不在屋里了,点着灯装假象而已。
吕洞宾脑中闪过那位官差扫视云裳小姐的眼神,猛地一跺脚,说小乌鸦,我们赶快过去。
小乌鸦可能察觉到情况紧急,没有多言,展翅向外飞去。吕洞宾紧紧跟住,拐过两道门,进入一座院落,小乌鸦直趋西厢某间屋子,落在外边的门环上。
吕洞宾迅速冲到门前,侧耳倾听里面动静。
屋里亮着灯,昏黄的光辉透过门缝散出来,给人一种慵懒温暖的感觉,云裳小姐同丫鬟梅香说着话,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安定。
吕洞宾长长舒口气,观察一下周围,发现这西厢一摆溜七间房舍,云裳小姐所在的房间位于北数第三间,其他房间也都亮着灯,显然客满。他唯恐有人突然出来发现自己造成误会,看到西南角有棵大树,就悄悄向小乌鸦打了个手势,快速溜到大树下。
这是一棵大槐树,足有三人合抱粗,树身粗糙,分布着许多树瘤,叶子还未落完,散发着槐树特有的味道。
吕洞宾略一端量,算好落脚点,后退几步,接着向前紧跑,展开轻身功夫几个起纵已经到了树上。他寻了处宽大的树杈坐下,前面下边正对着云裳小姐和梅香的住处。
“小宾子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小乌鸦跟着飞上来,落在吕洞宾身旁的树枝上,不解问。
吕洞宾说你不用管,老实呆着。
小乌鸦说:“切,你要是有种就到屋里去表白,藏在树上算什么?”
吕洞宾说你懂什么还屋里去表白?不是你想的那样。
小乌鸦说你算了吧!不是看上人家了肯不要命地去救?这就要半夜了,你蹲在树上瞅人家的窗户?是你有病还是我有病?
吕洞宾坐在树杈上,背倚树身,心情出奇得好,听了小乌鸦的话也不恼,展颜一笑,一本正经说,小乌鸦,还真是你有病。怎么男女之间就不能存在纯洁的友谊了?我救云裳小姐就是因为看上她啦?狭隘!实话告诉你,我就是一伟男子,大丈夫,义薄云天,侠肝义胆,义之所在,虽千万人吾往矣……
小乌鸦慌忙打断他的话,甘拜下风道:“我错了,我错了行吧?你不要说了。”
吕洞宾忍不住掩嘴大乐,后来考虑到小乌鸦的感受,赶紧收住,抬高小乌鸦道:“小乌鸦,你很厉害呀!那化畜符多么高明,竟然让你给识破,还轻而易举地化解了。还有,我在那祭祀洞窟里,本来给迷昏了,你就那么一啄,嘿——我就没事了……”
小乌鸦得意洋洋的声音立刻响起,不过口气大得很,说那都算什么?太太太简单,我要不是受到限制……
吕洞宾好奇问道,那你到底是个什么鸟?啊不对,你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?啊也不对,你这个到底来自哪里?
“我来自……”小乌鸦突然呻吟一声,说我不能想,一想就头痛得很,反正很高阶的地方,很高很高……
吕洞宾无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