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蓬莱阁景区官方网站,今天是: 2024年5月21日 星期二 加入收藏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 
仙境名人 当前位置:首页 > 仙境名人 > 详细介绍 >
墨学大师栾调甫
来源:蓬莱阁(烟台市蓬莱区)旅游有限责任公司  点击数:1785次  发布时间:2023-05-24   

栾调甫(1889~1972),蓬莱城里人。他是古文献《墨子》研究专家,是近代具有旧文化传统的著名学者,山东齐鲁大学文学院教授,又先后兼任中国文学系、国学系主任。他于三十年代被这所著名大学聘为教授的经过,是颇有传奇色彩的。
 《墨子》一书,多古言古字,自汉唐以来,通人硕儒,博贯诸子,独于此书多不能通知其意。魏晋以下,注《庄》者30余家,而注《墨》者无闻。加以传写讹错,更难钩乙。至清代毕沅为之校注至诒让出,乃始集其成而著《墨子问诂》一书,于是墨经义理,始昭以明。然《墨子》书中的《经上》、《经下》、《经说上》、《经说下》、《大取》、《小取》等篇为名家言,而名家论辩之说在中国久成绝学,孙诒让虽创通基偏差,而犹多缺憾。梁启超(任公)得欧洲名学新说以相印证,著《墨经校释》以求贯通。1922年,调甫先生读梁氏发布的《墨经校释》,认为于《墨子》解读每逞臆改易,颇不谓然,写了《读梁任公〈墨子校释〉》一文与任公诤议,邮寄给了任公。1925年初又寄去所著《杨墨之辩》一文。任公当时已息影政坛,讲学于北京清华大学研究院和南京东南大学,著书立说,以学术自任。他收读调甫先生的论稿和寄书后,于1925年复书调甫先生,谓:
两年前曾得邮寄尊著《读墨经校释》油印稿,读之俯首至地。顾函内无书,又无发函地所,怅惘不可言。在沪晤张君,始知公在齐鲁大学任教授,欲通讯求教入矣,牵于人事,忽忽入稽。顷奉大扎,并颁新著,浣诵欢喜,充满其体。仆于大著最心折者,莫如坚白论中离盈两宗之说。此种发明,可谓石破天惊。新著《杨墨辩》篇各条,自三至六明两派对峙,各自有其条贯壁垒,乃以见《经说》此四条之非词费。自九至十二,亦足见《老》《庄》诸书非无的放矢。读之咸使人相悦以解。惟第三条,同异虽合论之相为破立,是否即《天下篇》“坚白同异之辩》一语之正解,尚小有怀疑。顷方治他业,未及深思,他日或竟悉从尊说,亦未可知也。今世治先秦学者多矣,既能入,又能出,所见未有如公者。中心藏之,何日忘之!箧中未颂之稿想尚多,能悉录副见示,岂胜愿望。燕齐咫尺,何时能奉手商量旧学,翘企翘企。手此奉复。
期梁启超      五月十三日
任公信中对调甫先生的墨迹经研究表示了倾倒之忱,充分地肯定了调甫先生对墨经的独到见解。任公认为《杨墨之辩》的著述不仅对《墨子》的文字解读和系统论析具有重要的创新,而且对《老子》《庄子》等诸子书的解读与论析也别开境地,一通百贯,盛誉为“石破天惊”的新发明。从而赢得了任公的赏识和敬重。不在这一年,就是下一年,任公南下,专程到济南齐鲁大学访晤栾调甫教授,洋人校长见任公驾临,接待甚殷勤,却茫然不知校内有栾教授其人。遍检全校各院系名册不得,最后才发现看守校大门的栾大教授。全校为之震惊。数日后任公离济,齐大即聘任先生为国学系教授,不再担任校大门的抱关职事了。这一年先生35岁。
1947年秋季,我应聘教授齐鲁大学文学院,得与先生奉手共事,这一传奇的经历,是先生亲口对我讲述的。同时还出示了任公的复信。以此,先生终其生对任公怀有知己之感。
先生名廷梅,字调甫,以字行,自号山东侉子。为人与治学,极朴实,极本色,仪容俨然,不苟言笑,大庭广坐,每嘿然静存。然而课堂讲座,谈经论文,辨析疑难,却又清言娓娓,议论风生,洽记博闻,引人入胜。先生于群经、诸子、二十五史,古今名家集,无不精熟,探手可得。听先生课的同学反映:先生讲课,胜义纷披,鞭辟入里,真有如坐春风之感。先生说文字,横竖撇点,三五笔、七八笔、十几笔,点点画画,从起源到演变,某个时期,某个地域,某个音韵,某个典故,口讲指划,绘形绘色,无不委曲详尽,图文并茂,使得原先觉得枯燥不可捉搦的方块文字,变为可以触摸到的具体事物,引发了学生学习的极大兴趣,也广泛地增广了他们的知识面。
先生于研究《墨子》外,其文字训诂,名物考释之学,亦皆造诣极深。所为文字,援证博而推阐精,有他独到的见解。这方面的著作有《说文解字补正》、《古今文字考释》、《文字学》、《文字学概论》、《中国语言百科全书》等。所为文字则有《新莽武亭郡兵符考》、《全承安官镜跋》、《聊斋诗集序》、《抄本聊斋志异跋》、《平叛记跋》、《齐桓过潭考》、《金圣叹生卒年月考》、《河图洛书生考》、《治古无肉刑而有象刑说之为误解象刑辨》等诸论篇。他所著《齐民要术》一书的《作者》、《引用书目》与《版本》诸考,学术界称誉该书研究的“创始者”“贾学第一功臣”。远在四十年代,日本编集出版的《中国文化界人物总鉴》就载有先生的条目。不久,先生在国内也被提名为中央研究院的第一届院士。
先生藏书甚富,所居诸室中,除去书架以外,天上、地下、墙头,屋角所罗列堆积的尽是书籍卷册。我每次去他家,都可以看见他埋首于大方书案上的大堆书稿中,不是振笔疾书,就是翻阅查证,孜孜不倦,与古为徒。先生对藏书爱护特至,凡遇其中有错版、缺页、重页、漏印、误印及破损处,必手自拾补、订正,缺目录不便检寻的为补目录,知名度低的作者,则本所知为补列作者生平。故其收多序跋题识细行密字,丹黄粲然。令见者爱不释手。先生尝赠余四部丛刊本陆平原、士龙兄弟集,题词奖勖备至,而要余以陆氏为戒。今竟失之矣,可念也。
1947年秋,济南解放前夕,齐鲁大学迫于形势,文学院南迁杭州,先生与偕来,与余寓居相迩,过从遂多,时获教益。
1948年9月济南解放,1949年5月杭州解放,这一年暑假,齐鲁大学文学院迁返济南,我没有随校返济。1952年全国大专院校调整,齐鲁大学改组为山东医学院,先生任山东省历史博物馆馆员,后受聘文史馆馆员,专志著述。不久,被推选为山东省政协委员、常委,又受聘为中国科学院山东分院研究员。
“文革”时期,先生与其藏书,并惨遭“横扫”,执履忠贞而被谗邪,忧心烦乱,自此神志不清,遂感风痹之疾,不久便与世长辞了。其子女本先生遗志,整理遭劫后藏书孑遗1030种4705册,捐献给了国家,现藏山东图书馆。
先生治学严谨,尤其治墨子书,付出了毕生的精力,覃思冥想,极深研几,无间寒暑昼夜,两耳竟以失聪。但生前极少发布著述,我只是从三四十年代出版的《东方杂志》、《山东省图书馆季刊》、齐鲁大学各种类旧学刊上读到他一些有关墨学研究的论著。先生当时与梁启超、章炳麟、章士钊、胡适、张仲如诸先生讨论《墨经》、往复辩论,意气甚盛。1957年6月,北京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的先生《墨子研究论文集》便是这一时期的部分论著结集。此外诸著述,生前既未有结集印行,十年浩劫中又遭查抄损失。先生谢世,奄忽已20年,其遗著之仅存者,有系于我国传统学术与一代学术之风会者,实非浅鲜,甚望有关方面注意及之,为整理出版,以裨益学人,甚盛事也,企予望之。(吴忠匡 撰文)
好客山东——最美蓬莱
眼前沧海难为水——身到蓬莱即是仙
Copyright 2021-2022 www.plg.com.cn  蓬莱阁(烟台市蓬莱区)旅游有限责任公司  版权所有  
联系电话:0535-5621111 5643012    邮箱:plg@plg.com.cn   ICP备案:鲁ICP备2021033835号
旅游咨询 (0535)5621111 5643012  旅游投诉 (0535)5666922  旅游报警 (0535)5643239-8110  急救站 (0535)5643239-8120  咨询中心 (0535)5666900